快捷搜索:  as  test

球鞋即股市:Sneaker Con能挽救球鞋文化吗?

中国鞋网-市场资讯】“中国新说唱不是要开始了吗,昨天各大微信群开始疯狂买节目里吴亦凡穿的鞋,有几双鞋价格全部飞涨。”

6月13日,在《中国新说唱》宣布定档日期后,小光在微信上发来了球鞋交易平台nice上的一个截图。根据网络流传图,吴亦凡在节目上穿了一双SACAL×NIKE联名款的球鞋,定档消息一出,这双鞋在二级市场的上涨率直奔50%。

从高一开始玩儿球鞋,“球鞋龄”已经五六年的小光,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每年都这样,新说唱一到,火一批球鞋衣服。”

他对于这双鞋接下来要发生的一整套市场变化,也早已有了预判。“第一波人认为吴亦凡穿了,这鞋会涨,赶快屯,然后高价卖;第二波人看到其他人买,跟着冲,可能他自己也不懂,

然后大家就都去买;最后肯定有一批接盘侠。”才20岁出头,小光就已经在球鞋市场的浸淫之下,分析起来像个股市“老炮儿”。

在他看来,现在的球鞋市场,任何风吹草动,都能让一群人开始疯狂地追逐某一双鞋——无论他们喜不喜欢。

“就跟股票追高一样,”小光说。“第一批人赚了钱,最后一批人就被割了韭菜。”

买鞋的背后:抽签、高价与身份认同

同样的理论,早在一个月前上海的Sneaker Con上,小光就已经跟我普及过一次。

在那场被视作“地表最强”的全球最大球鞋展上,超过2万球鞋迷、150家展商涌进了8800平方米的西岸艺术中心。在那3天里,大家不再只是手机屏幕两端的卖家和买家,而是有了一个更统一的身份:Sneaker heads。

2009年,Sneaker Con首次在纽约举办,来到上海,正好是赋予意义的第十年。人们穿着压箱底的最厉害的球鞋,在鞋展上逛鞋、聊鞋,交易本身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事实上,不少摊位的球鞋因为过于稀少,都无法给出一个售卖的价格,这让上海Sneaker Con更像一个“狠鞋展览会”。其中一套价值200多万人民币(一说1000多万)的Air Jordan彩虹系列,在闭展之后仍像神话一般,活在Sneaker heads的B站视频里。

在开展前一天,还在念大二的小光从青岛飞到了上海。他此前花200元购买了一日门票,而在黄牛那里,单日门票已经炒到了近800元。入馆后,小光和因买鞋而认识的朋友一起,扎根在自由交易区Trading Pit,盘腿而坐当两个“散户”。离他们几步之遥的区域,则是五六十家花了2700元摊位费的正式摊主。

在动辄几万十几万的球鞋里,小光他们卖的鞋并不算狠——一双Nike与Off-White联名的Air Force 1“The Ten”。7千块入手,塑封保存了1年,“无氧化,没倒闭”,涨到了1万3。

人群中,小光一撮标志性的小山羊胡吸引了我的注意,我跑去和他们一起坐在地上卖了半个小时的鞋。

其间总共有三拨买家驻足询价,为了方便买家看鞋,小光在售卖之前拆去了塑封套。不少人不敢上手拿那双白得通透的球鞋,小光大方地塞给他们。“塑封套都不要,你们可真舍得。”买家A走之前朝他竖了个大拇指。

另一个询价的,是位30出头的短发妈妈。和满场的潮妹不一样,她一手拽着塞得鼓鼓囊囊的官方周边购物袋,一手牵着懵懂的小儿子,如果不是脚上一双款式别致的Nike,你会以为她就是来陪家人随便逛逛的普通主妇。

一开口就知道是行家。没聊几句,双方很快就飘到了“你抽没抽到xx鞋”的话题上。“那双我和我老公一起抽都没抽中,但另一双xx鞋我抽到了。”“你牛逼。”

在球鞋界,对于限量球鞋,都要参与抽签才能买。有的要在店门口排长队,看大喇叭能不能叫到你的号码;有的鞋则在网上就能抽。一旦中签,用小光的话来说,“简直跟白送一样。”

紧挨着小光旁边摆摊的,是一位40多岁的大叔,卖的是一双复古配色的Air Max Susan。因为女儿下单时拍大了一码,1800元入手,卖价1600元。妻女给他下达的任务是:及时止损。

在Sneaker Con的场域之下,一场开放的对话是随时都可以自然发生的。小光开始跟大叔搭话:“这个鞋好看,但是鞋型不行,不好搭。”“你怎么不在‘nice’或者‘毒’上面直接变现?比你现在的卖价划算那。”

大叔也就笑笑:“我就是来体验一下怎么做生意的。”

事实上,鞋型、搭配,都早已不是球鞋买家最大的驱动力了。在Sneaker Con上,有人花了11万人民币买回一双Air Jordan 4。“那人本来想买一双红椰子,没买到。”小光说,而一双红椰子,在二级市场也要7-8万元一双。

“红椰子那样的鞋,已经不在乎好不好看了。买的就是一种身份认同感,就跟买劳力士一样。”

球鞋即股市

“什么是变现?”这种类似行话的说法刺激着我的好奇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