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test

震惊!2小时44分钟的录音记录 正邦科技称被勒索

  6月24日,某时报在其网站刊发《正邦科技屡遭环保罚单 环保部督查组曾点名批评其旗下子公司》的新闻。纵观全文,这则新闻可以说完全是“旧闻”拼凑而成,所说的污染问题,要么是子虚乌有的随意假定,要么是早已完成整改并通过了环保验收的“旧闻”。某时报拿“旧闻”说事,蓄意在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前发布这则所谓的“新闻”,用意何在?正邦科技从与某时报有关人员交涉的2小时44分钟的录音实据里发现,某时报炮制“新闻”,抹黑上市公司正邦科技形象,完全是为了敲诈勒索所谓的“媒体保护费”。在从中央到地方全力为民营企业加强法治保障和服务、在开展扫黑除恶的专项斗争期间,出现如此公开敲诈勒索中国500强民营企业的事件,令人震惊!

  新闻=“旧闻”拼凑+虚假报道

  某时报刊发的这篇“新闻”之中,存在着大量的旧闻。除了自称实地探访里田猪场之外,其他内容全部来自政府部门官网,或是记者的评论性语言。比如,文中提到的“肇东猪场污染”“安福猪场填埋死猪”等均是去年的报道,并于当年便在当地环保部门的指导下完成了整改,得到了相关部门的认可。上述三个猪场的其中两个已经通过了环保验收,另外一个早在去年便已关停,里面没有一头猪。某时报记者对此没有深入采访,没有采写相关内容。而且,某时报在所谓的“新闻”中只说两个猪场整改前的情况,而对整改后的情况只字未提。

  另外,在当前非洲猪瘟席卷全国的严峻防控形势之下,人、车、物进入猪场里面,必须经过严格的消毒程序,无关人员更是严禁进入猪场。据里田猪场员工介绍,近期根本没有外人进入猪场里面。那么,某时报刊发的这则新闻的配图是哪里来的?

  文中显示,记者采访了化名为张向林的当地村民,却没有就张的说法前往政府部门求证,也没有向正邦科技核实,显然违背了新闻报道的平衡原则。文中还引用了“业内人士”的说法,但该业内人士的说法是否站得住脚,有何根据?记者是如何求证业内人士的说法的?文中没有说明,‘业内人士’不能成为捏造新闻的“背锅侠”。

  该虚假新闻发布以后,迅即被数百家网络媒体转载,对正邦科技社会声誉、正常经营秩序和股市市值造成了严重负面影响。其中,正邦科技股市应声下跌,造成直接损失4亿多元。

  不等正邦解释说明,迫不及待抢先发稿

  虚假“新闻”中提到“本报记者向正邦科技发去采访函半个月,对方以‘在走程序为由’,拒绝对污染事件作出回应”,实际上,因为某时报的采访提纲涉及江西吉安、黑龙江肇东等地分子公司,涵盖正邦科技、裕民银行筹建处等多个公司,准备材料需要一定的时间。6月24日,相关材料已基本准备就绪。于是,当天上午,正邦科技主动联系某时报记者金某,邀请对方到公司了解相关情况,对方答应当天上午赶到正邦科技,但之后以“现在忙”为由,推迟到当天下午前往正邦科技,但金某当天下午也没到正邦科技。

  当天晚上,《正邦科技屡遭环保罚单 环保部督查组曾点名批评其旗下子公司》这则所谓的“新闻”便刊发在某时报的官网上。也就是说, “新闻”中所说的“拒绝作出回应”不成立。

  某时报不让正邦科技解释说明,迫不及待抢先发稿的行为相当于“先撕票,后谈判。”目的是使正邦科技知道他们的“厉害”!

  2小时44分钟的录音实据:只要签下“合作协议”,立即撤稿

  某时报拼凑所谓的“新闻”误导读者,究竟是为什么?用意何在?6月26日、27日,正邦科技相关人员与某时报记者金某、江西办事处主任刘某进行了交涉,并从中得到了答案:某时报炮制“新闻”原来是为了敲诈勒索所谓的“合作费”。

  据介绍,关于正邦科技的所谓的“新闻”刊发后,正邦科技相关人员立即联系金某、刘某,向对方阐明立场和正当要求,指出“新闻”中存在的问题,并苦苦哀求对方删除这一所谓的“新闻”。

  期间,金某、刘某承认这则“新闻”确实存在瑕疵失误,但拒绝从某时报网撤下这则虚假“新闻”。

  某时报刘某说,撤稿的前提是正邦必须和某时报社建立所谓的 “战略合作关系”,并支付“合作费用”——“最少得30万元,这个是保底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