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as  包包  xxx

起步娱乐业再战股市楼市 万忠波系隐蔽操盘涉及

  中国网财经10月29日讯(记者里豫 裴章)2013年位于北京三元桥中旅大厦的花都夜总会终于曲终人散关门歇业,这家与天上人间齐名的夜总会曾因2010年被当地警方查出有偿陪侍而遭整改。随之花都夜总会的运营主体公司北京花都文化娱乐有限公司(下称花都公司)亦被吊销工商执照。

  在花都公司的历史资料中,主要人员名单依然可见万忠波这个名字,同时胡军也出现在名单之中,两人均为这家被吊销公司的董事。

  从2013年被吊销执照止,花都夜总会开业时间长达十余年。早在1998年北京东方万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与中旅大厦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15年的租赁合同,同年花都公司成立接替万邦科技履行租赁合同。迄今仍然存在的东方万邦科技的两名董事分别为胡军和庄美容,监事为郭晓峰。

  此后二十余年,胡军、庄美容、郭晓峰三人在资本+房地产市场之中与万忠波协同作战又各据一方,一个数十亿资金的万忠波系资本帝国渐渐隐现。

  草蛇伏线

  2018年4月14日,在乐青市政府四楼会议室,台州富商万忠波与金龙集团股东金绍平家族等人签署了一份重组协议,在这份重组协议签署后,金绍平将金龙集团51%股权转让给黄磊和李雳。

  不过,处于动荡期的上市公司金龙机电(300032,股吧)似乎不像是一块优质资产,在这份协议签订数日后,金绍平家族控制的另外一块重要文旅地产资产,天津东方环球影城的主体公司却发生了变动,相比于股票,土地价值俨然更大。

  金绍平家族通过天津乐宝乐尔旅游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天津乐宝)控制了天津东方环球影城的开发公司天津维多利亚房地产公司,在4月14日协议签订数日后,在天津乐宝的2018年年报中,北京汉邦国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汉邦国信)成为天津乐宝的唯一股东金绍平家族退出,万忠波系关键人物胡军成为了天津乐宝公司的法人代表。汉邦国信大股东的法人代表便是万忠波,万忠波系另一重要人物郭晓峰为该公司董事。

  天津环球影城位于天津西青中北镇,据此前的规划显示该项目总投资在数百亿之巨,规划建有高星酒店、游乐园、公寓、商业街区、写字楼等。2014年天津环球影城房开工时,金绍平等作为项目业主方均出席了开工仪式,不过随后东方环球影城的文旅项目便陷入僵局,直到今年天津西青区政府在网上问政栏目中首次公开披露称,“由于东方环球影城项目原股东涉案,目前该项目所有资产及账户均被查封,因此造成项目暂时停工,项目并未烂尾。该地块土地性质为商业用地,将来将建设商业设施”。

  从时间上看,金绍平家族极有可能是因进军文旅地产从而导致了现金流紧张。

  从去年开始,金绍平方面指控称,原金龙机电高管戚一统利用其担任金龙机电华南地区财务负责人,以及主管兴科电子(东莞)有限公司财务的工作便利,在2017年3月及4月,伙同他人从兴科电子分4次将共计1.1亿元资金拨入金龙集团,并将金龙集团所持金龙机电股票质押贷款5600万元,一并经由金龙集团账户汇往天津维多利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并最终将共计2亿元汇入北京崇理贸易有限公司。

  此笔2亿元的款项也被金绍平称为压垮大股东金龙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

  接受这笔的款项的北京崇理贸易有限公司之法人代表为郭晓峰,董事之一为胡军。郭晓峰亦是万忠波系重要公司之一汉邦国信的董事,郭晓峰同时还在万忠波系近百个公司中担任法人代表。

  按照金绍平方面说法,2017年3、4月份戚一统将金龙集团的资金通过天津项目公司汇入北京崇理贸易有限公司。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目前无法向双方证实此举是否为金龙集团偿还北京崇理贸易的借款,但这笔划出资金却被金绍平称作是压倒金龙集团现金流的最后一根稻草。

  金龙崩溃

  2018年10月根据股权质押信息显示,天津乐宝股东也就是金绍平的女儿金美欧向浙江一家典当公司质押了3000万元的天津乐宝股份。时隔不到半年,2018年4月份便出现了上文所提到的金龙集团重组一幕,金绍平等金龙集团股东与台州富豪万忠波一起坐到了乐青市政府四楼的会议室,在一份法律文件中,金绍平是有着如此描述:

  “为了保护金龙集团公司和上市公司信誉,2018年4月14日,金龙集团公司与台州富商万忠波在乐清市人民政府四楼会议室与金龙集团公司股东们签署了承债式的《金龙控股集团及及其关联主体资产重组框架协议》。《框架协议》约定:金龙集团公司的资产和负债均归万忠波或其指定的第三方享有和承担,并解除(金绍平)夫妻为金龙集团公司向银行或其他债权人方提供的担保。也就是说,金龙集团公司的资产都归万忠波方面所有,但金龙集团公司对银行、券商或其他债权人方的债务都由万忠波方面负责解决,与金绍平和(他的妻子)徐微微无关。”

  随后金绍平以两元的价格向黄磊和李雳转让了金龙集团51%的股权,尽管黄磊与李雳否认与万忠波存在关联关系,但是公开资料中却显示黄磊与李雳与万忠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在万忠波控制公司的一起法律纠纷中有一个名叫李雳的员工作为委托代理人出现。

  2018年4月底,金绍平家族控制的天津乐宝公司的股东换成了汉邦国信,法人代表换成了万忠波系关键人物胡军,甚至金绍平家族拥有的优质资产天津维多利亚酒店之法人代表也曾一度变为胡军。

  一位长期跟踪文旅地产的研究人士认为,从公开信息情况看,金绍平家族可能因为进军文旅地产业务而导致金龙集团现金流紧绷,随之以各种形式对外借款,又由于核心文旅项目投入过重导致现金流无法接替最后深陷资不抵债的旋涡。他认为,“金绍平家族并没有丰富的房地产和文旅地产投资运营经验,在2014-2015年时开盘(预售)的东方环球影城楼盘项目售卖情况还算不错,尤其是遇到了2015年开始的房价上涨周期,天津中北镇的新楼盘推盘涨幅都非常明显,但是东方环球影城文旅项目的规划比重过大,导致其现金流难以平衡。”

  金绍平家族倒下,万忠波似乎一直置身纠纷之外,却又似幕后操盘。

  一个无法解释的疑问是,万忠波在构建庞大资本帝国时总是甘愿退居幕后,站在前台的胡军、许育金、郭晓峰、庄美容、陈慧、陈云琴等人则频繁现身。

  更甚者,当年名震京城的花都夜总会也有疑似的替身股东。自2010年在全国性扫黄高压态势之下,被查出有偿陪侍的花都夜总会似乎变得江河日下。2012年7月19日,在花都公司占股20%的万忠波退出,随后庄利平成为花都公司占股20%的股东,其也是花都公司的法人代表直到公司被吊销。

  一位资深律师对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表示,2012年正是对奢靡娱乐场所严管之时,庄利平进入一家背景复杂的夜总会股东名单,又担任法人代表确实胆大,“因为一旦查出涉黄实证,相关人就会被当做刑案调查”。 截止目前,根据工商信息网站的信息显示,花都公司有两则欠税公告、被房东中旅起诉、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甚至现年61岁的庄利平也被列入失信人。

  2013年11月花都夜总会运营公司花都公司被吊销执照,由此名盛京城之花都往事已成云烟,此后万忠波系人马似与娱乐再无瓜葛直到上市公司北京文化(000802,股吧)出现。

  在近一年多时间里,就在与金龙集团股权纠纷难解之时,又一家疑似万忠波系公司出现在与北京文化的交易当中,这笔交易价值8.4亿元。

  伏线千里

  10月15日,北京文化公告称将以8.4亿现金收购位于北京密云水库边上的数十块土地,交易对手名叫北京东方山水度假村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在密云水库周边的穆家峪镇阁老峪村拥有接近300亩土地。

  公告发布后,深交所问询接踵而至。北京文化在回复中比对了多个地块后认为,该宗地价格合理。一位接近此次收购方的人士对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透露,这块地的拿地时间很早,早到应该是上世纪90年代拿到的土地。换言之,北京文化要收购的这块土地的使用时间已经有十余年时间。在回复中,北京文化称此地块的土地剩余使用年限为17.3年,而与做对比的其他地块剩余使用年限均为40年。

  也就是说,北京东方山水度假村有限公司所持有的这块土地可能在1997年已被地方政府卖出,这个时间甚至早于1999年关于国有土地招拍挂规定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土地转让管理严禁炒卖土地的通知》。若一直持有到现在,北京东方山水度假村有限公司的这块不到300亩的土地在二十余年时间里增值达到数百倍之多。

  不过上述人士称,该地块迄今没有大规模开发,开发强度远不及周边地块。那么北京东方山水度假村有限公司又是何方神圣?

  这极为可能又是一家万忠波系公司。

  北京东方山水度假村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为北京南都国际经贸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唯一股东名叫陈慧,而其旗下数十家子公司中却总由郭晓峰与许育金担任法人代表,而记者查到的信息显示,郭晓峰与许育金与万忠波系公司关联。

  北京文化与疑似万忠波系公司交易的背后真相到底如何?剩余不到二十年使用权的土地北京文化又为何给出8.4亿的价格?北京文化此次在密云水库周边拿地打造文旅项目的胜算又有几何?

  北京文化并未回应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的采访要求,万忠波系公司汉邦国际则表示不接受采访。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将持续关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