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as  xxx  包包  www.ymwears.cn  as+and+1=1  as and 1=1  as and x=x

稠州银行陷助贷风波 不良贷款率持续抬升

  车宁告诉《投资壹线》,愿意使用助贷服务对于银行来说的主要是地方性中小银行:首先是克服其经营的地域限制;其次能够精准获客、低成本获客。可是,通过网贷平台导流的用户比起银行的用户资质肯定要差些,这是由网贷平台本身的基因所决定的。

  “因为连传统银行信贷标准都无法满足的用户才会去网贷平台借贷,从概率上讲,肯定会导致银行的坏账率的上升。”

  稠州银行2018年年报显示,2016-2018年,其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24%、1.39%、1.64%,呈现不断上升趋势。

  前述原网贷从业人员补充称,“网贷平台其实一直在做助贷服务,不用个人资金,大量用银行等机构资金。监管最早支持网贷平台做助贷服务,后来政策又去掉了助贷,只说是转型网络小贷”。

  张叶霞表示,“51信用卡持有网络小贷牌照,这本就是监管鼓励网贷平台转型的方向,与此同时,监管也没有禁止网贷平台从事助贷业务。”

  大量网贷平台一直都在开展对银行的助贷服务。但是,助贷业务尚未纳入监管范围,这本身便是很大的风险。

  近日,《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已进入到第二次征求意见,根据该《办法》,对于网贷平台提供助贷服务,一是需要相应的资质,二是产品的技术需达到合规要求。

  前述原网贷从业人员称,“用户的贷款利率是根据网贷平台规定的,网贷平台要赚钱,银行则收取保证金。实质上,银行提供资金,从网贷平台处收取保证金,等于银行利用了网贷平台的风控系统。”

  而这正是助贷的最大风险。车宁认为,银行将贷款放出去,但不进行风控,只依赖于助贷机构先前提供的保证金(现在为保险或者担保)等,相当于银行将核心风控进行了外包。银行不管贷款的风控,交由助贷机构去管理,助贷机构却不一定有能力。而作为第三方,保险或者担保实际上不能够完全兜住信贷风险。在当前的助贷业务体系中,不管是银行、助贷机构、保险或担保机构这三者,都没有意愿或者没有能力去对信贷产生的风险进行担保兜底。

  “风控外包会滋生道德风险,实质上削弱了风控能力。对于行业来说,银行的信贷业务具有一定传导性,对于规模较大、银行间市场联系较多的银行来说,一旦其出现问题,对整个行业均会造成影响。”车宁补充称。

  2017年底,《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曾明确助贷的业务边界,不准其触碰核心风控;近日,《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中明确了“互联网贷款”和“联合贷款”的定义,助贷和联合贷款业务将被纳入管理范围。

  屡收罚单

  除了陷入助贷风波,稠州银行及其下属村镇银行近期还频收罚单。

  2月20日,中国银保监会四川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公告显示,经查,胡统滨在四川成都龙泉驿稠州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泉驿稠州银行”)工作期间,对该行违规发放互保联保贷款、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负有直接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该局决定对胡统滨作出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终身的行政处罚。

  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7月,稠州银行委派胡统滨去成都筹建龙泉驿稠州银行。次年5月17日,龙泉驿稠州银行正式成立,注册资本为2.1亿元,第一大股东为稠州银行,持股比例为30%。除此以外,稠州银行旗下还有吉安稠州村镇银行、岱山稠州村镇银行等8家村镇银行。

  近日,国家外汇管理局浙江省分局公布的外汇行政处罚信息显示,2018年10月-2019年3月期间,稠州银行东阳支行存在未按照规定进行国际收支统计申报的违法违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八条规定,国家外汇管理局浙江省东阳市支局对其责令改正,给予警告,罚款5万元。

  1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公布的杭银处罚字【2019】40号显示,稠州银行因金融统计存在错误;非税收入未纳入财政存款缴存科目核算、少缴财政存款;未按规定向人民银行报备个人银行结算账户信息;对外支付残缺、污损的人民币;未经授权查询个人和企业信用报告;违反金融消费权益保护管理规定,根据多项规定,累计罚款16.7万元。

  1月7日,中国银保监会台州监管分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稠州银行台州分行因理财销售行为不合规,存在代客操作情况;贷款资金管控不严,导致贷款资金被挪用流入股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显示,罚款50万元。

  针对前述助贷和处罚等情况,《投资壹线》曾联系稠州银行官方客服,其要求将相关问题发至指定邮箱,截至发稿,对方未作回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