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as  包包

“超大城市”地位不保 首尔如何自救?

【“超大城市”地位不保 首尔如何自救?】近日,据媒体报道,截至2018年底,首尔总人口为1004万人左右。考虑到近三年来首尔净迁出人口达8万人以上等因素,今年年底或明年上半年,首尔人口将跌破千万大关,失去“超大城市”地位。(根据联合国规定,人口数量超过1000万的城市可定义为“超大城市”。)(每日经济新闻)

  近日,据媒体报道,截至2018年底,首尔总人口为1004万人左右。考虑到近三年来首尔净迁出人口达8万人以上等因素,今年年底或明年上半年,首尔人口将跌破千万大关,失去“超大城市”地位。(根据联合国规定,人口数量超过1000万的城市可定义为“超大城市”。)

  “人口危机不仅影响经济发展,还会动摇韩国根基。人口危机已经非常严重,如果再不行动,将对国家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话,恐怕并不是危言耸听。

  01、双重人口危机

  人口流失加上少子老龄化,当前,首尔正面临双重人口危机。

  统计显示,现阶段首尔人口中,韩国人为976万,外国人为28万。自2011年起,韩国本地人呈逐年下滑趋势。外国人虽然每年都有小幅增长,但仍然无法阻挡首尔人口衰退趋势。

“超大城市”地位不保 首尔如何自救?

2011年-2019年首尔韩国人数量变化趋势

  最近几年,首尔掀起一股“人口外迁潮”,人口不断流失到周边城市。

  以2016年韩国人口流动趋势图为例,首尔西部的仁川人口增加3.87%,东部江原道地区人口增加3.2%,附近京畿道区域更是增加了4.9%,唯独首尔人口呈下滑趋势,流失1.14%。

  除人口流失外,早在2017年,首尔就正式进入老龄社会,65岁及以上人口在首尔占比达14.4%。从2000年进入老龄化社会到正式步入老龄社会,韩国仅仅用了17年,超过日本24年,成为世界上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

  欧洲数据机构GEFIRA在对比韩国1997年和2017年人口结构后发现,2017年,65岁及以上各年龄段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都呈现上升趋势,而30岁以下青少年人口占比则不断下滑。

“超大城市”地位不保 首尔如何自救?

韩国1997年与2017年人口结构对比

  事实上,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韩国生育率持续走低。特别是2000年以来,生育率一直徘徊在1左右的低水平线。生育率持续下降,进一步加剧老龄化问题。

  8月底,韩国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2018年韩国总生育率为0.98,连以低生育率著称的日本去年的总生育率都高于韩国,为1.42。这意味着,韩国育龄女性(15岁-49岁)平均生育的子女数量不足1个。韩国也由此成为全球唯一一个出生率进入“零时代”的国家。

“超大城市”地位不保 首尔如何自救?

韩国历年总生育率走势

  数据还显示,去年韩国新生儿数量仅32.68万人,比前一年减少3.09万(降幅8.7%),同样创下历史最低纪录。

  一般来说,为保持人口长期稳定,一国总生育率需要达到2.1的更替水平。而按照目前韩国的超低生育率计算,半个世纪后,韩国总人口可能减少三分之一。牛津大学人口学教授大卫科尔曼更是撰文称:“韩国将会是头一个因人口减少而从地球上消失的国家。”

  02、低欲望社会

  人口流失和少子老龄化大潮背后,是首尔高企的房价和失业率,以及在高压环境下年轻人低欲望的社会心态。

  据统计,今年5月,首尔住宅新房平均售价为每平方米778万韩元(约人民币4.7万元),达到韩国全国平均房价两倍以上。首尔市中心的平均房价更是高达1505万韩元每平米(约9.17万元人民币)。而京畿道等首尔周边的房价则相比首尔便宜31%左右,因此大量无法负担高房价的首尔居民选择迁往京畿道。

  此前,韩国国土交通部和首尔市政府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首尔房价收入比为8.8——即一个家庭不吃不喝也要攒9年工资才能在首尔买房。生活在首都圈的年轻人大多数长期过着租房生活。“这座城市无法提供未来的家。”这是首尔年轻人的普遍感受。

  韩国失业问题一直比较突出。最近5年,失业率一直呈跌宕上升趋势。今年4月,韩国失业率更是达到4.4%,创下近20年来新高。其中,韩国青年失业问题尤其凸显。

“超大城市”地位不保 首尔如何自救?

韩国近5年失业率变化趋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